老樹參天護幼枝 ——謹以此文懷念周同賓老師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老樹參天護幼枝 ——謹以此文懷念周同賓老師
作者:  史恆臣

老樹參天護幼枝

——謹以此文懷念周同賓老師

史恆臣


  多年來,周老師對我關愛有加,猜想有兩個原因:首先是周老師老家周莊離我家只有十華里,我們是同鄉,有着天然的親情;再一點,我父親早年曾與周老師短暫共事,有過交集,算是沾親帶故。

  寫作一事,自認為受周老師影響很大,我把散文當作方向就是最真切的體現。在這方面,周老師從不講玄之又玄的創作理論。有次我閒翻他桌上一本類似散文創作技巧的書,他問我:“你覺得看這書管不管用?”言語之中,明顯是不贊同的意思。他給我説的作文“祕訣”是:多讀書,多思考,多習作,多修改。一篇稿件寫完,還要放一放,過段時間拿出來再改,等文章出手,做到不能改動一個字才行。我初學寫作,稿子上不了大報大刊,經常在當地工會一家小報發稿。周老師鼓勵我説,大小報都行,“不厭其小”。又過幾年,我也能在市報、省報副刊發一些文章了。有一次,周老師對我説,你把發過的文章整理一下,爭取加入省作協。我吃了一驚,問他:“加入省作協,有啥標準?”周老師笑笑説:“得發表一定數量文學作品,起碼要在省級以上報刊發個三、五篇吧。”後來我知道,加入省作協,並不象周老師説的那樣簡單,我原本不夠格,他是為提攜我,有意説低了標準。後來,周老師又給省作協打了電話,我就加入了。直到現在,有人半真半假地叫我“作家”時,仍然臉發紅、心發虛:我心裏明白,能忝列省作協會員之中,是周老師獎掖後進的結果。

  請把人情仔細看,大都誰不逐炎涼。從古到今,錦上添花的人多,雪中送炭的少。周老師於我,有“送炭”之恩。十多年前,我原來供職的企業破產,生計成了問題。周老師得知情況,也暗暗着急。某天,他給我説,咱謀劃一下,看能否去一家文化單位。後經周老師努力,這家單位及其分管領導都沒問題,但最主要的是還得分管領導的上級同意。周老師説:“再等一下,關鍵時刻我也可以去找他,再説一次!”後來,周老師真的去找了分管領導的上級。領導問:“你和他是啥關係?”周老師是個老實人,不會説瞎話,坦言相告:“是個業餘作者。”領導默然,沒了下文。得知這一情況,我對周老師説,我也想想別的辦法,不能總讓你低三下四求人。周老師頓了片刻,真誠地説:“真要能説成,低三下四一回也沒有啥。”後來,一個偶然機會,周老師把我介紹到市內一家大型運輸企業。之後為理順我的工作關係,他還約請市文聯一位領導來過一次。非常有幸,這家單位的領導是個文化人,對我關愛有加。我年近四十,又端穩了飯碗。

  是真佛只論家常。周老師是文章大家,卻和藹真誠,平易近人,從不擺譜。我父親生前也説過:“同賓心地好,是個綿善人。”這也正應了老百姓的俗語:深水不響。與周老師在一起,正兒八經談文學、論創作的時候並不多,説的更多的,還是國事家事,世態人情。記得周老師住在北垣村時,有一次去他家,是夏天,當時周老師母親還健在,正趕上老太太掀蒸饃鍋,裏面是熱氣騰騰的包子。周老師當即拾了一盤子,端到二樓平台陰涼裏讓我一起吃。我拗不過,吃了一個。周老師又拿一個遞給我:“大小夥子哩,再吃一個!”關於寫作,周老師説得更直白:“寫文章和當木匠、鐵匠、泥巴匠一樣,是個手藝活兒,‘一年斧頭兩年錛,三年刨子學不真’,得勤學苦練,下硬功夫才成。”

  我和周老師交往二十多年,從沒在人前吹噓過是他的學生,主要是因為周老師是名家大家,我年過半百,仍一文不名,説出去,恐有辱師門。周老師溘然長逝,唯有兩點遺憾:一是見過他無數次,竟沒有同他合過一次影,沒有向他要過一幅字,留作永久的紀念;二是寫作方面沒有成績,辜負了他的期望。我平時工作忙,更因為懶,真正坐下來寫東西的時候不多,也曾多次給周老師表態,要集中精力,寫點新作,出個集子。看來,真得下狠心、出苦力,出點兒象樣東西。唯如此,才是對周老師最好的懷念!

  詩曰:

  大賢門下立雪遲,老樹參天護幼枝。

  遙望文星懸皓夜,細聆泰斗啓神思。

  高風常作蘭竹伴,淡泊堪為後世師。

  皇天厚土留文魂,臨行三叩青衫濕。


  後記:

魯迅先生説過,一些名人大家去世,常有人謬託知己,假借“懷念文章”抬高自己。周老師離世,我原本不想湊這樣的熱鬧,但“秀才人情半張紙”,如果不寫點什麼,內心會非常不安。以是,有此文。


編輯:徐冬梅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上一篇:南陽首屆全民健身籃球爭霸賽開始報名
下一篇:沒有了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